图书信息:
时间都去哪儿了·我和老爸30年

时间都去哪儿了·我和老爸30年

作者:大萌子

控制面板:
记笔记:
更多笔记...
我彻底被打回原形了。之后的两年,每到大考前夜,我们宿舍楼道里都会出现一个眼神疯狂、相貌绝美(“三观”正常的童鞋请自动过滤掉后面那个形容词)的女生,一手捧着课本、一手端着咖啡念念有词到天明。这个极品美女(“三观”正常的童鞋请自动将后面那个名词换成“猪头”),当然就是我们本书的女主——大萌子啦。其实我真不是一个职业考试混混儿,都是拖延症害得我。怀着“时间不够用”的焦虑和“可能会挂科”的惊恐,我一次次地铤而走险,靠考前的临门九*九*藏*书*网一脚生生挺到了大四。
咖啡事件让爸爸受到太大的惊吓,我心里一直觉得对不起他。我和爸爸的照片火了之后,媒体采访我的时候,经常让我说几件跟爸爸的小故事。有那么几次,我就把这事说出来了,结果总换来对方一阵沉默。有一个男记者沉默之后说:“这个有点儿傻,不适合登出来。”还有一个女孩子支支吾吾半天,说:“呃,还是希望你说一些正面的例子……”所以呢,这个有点儿傻、不够正面的咖啡事件,也就从来没有机会见报。
在家休息到第二天,爸爸妈妈不放心我,叮嘱我别急着去考试,要去医院咨询一下。胡乱挂了一个号,接待我的女大夫本来一副贤妻良母的温柔样子,结果听说我连着喝了八大汤勺黑咖啡之后,勃然变色,大骂了我一顿,说我不要命了,要不是身体好当场就得死。听得我心有余悸啊。
——哟,扔掉拖延症=成功逆袭!青春真美丽啊!

姥姥和姥爷的钻石婚。姥姥穿上了她一直舍不得穿的唐装,还戴着妈妈买的“高大上”的项链。姥爷对爱妻赞不绝口!
那一回经历,让我在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刻,大模大样地来了个四门连挂。“考试大仙儿”的江湖地位一落千丈,搞得本来就着急上火长了一嘴泡的班主任又郁闷了一九_九_藏_书_网把,真是对不起她。当然更对不起的是爸爸,还有妈妈。难得那回他俩谁都没说我半句。之后连着好几年,每次提起这件事,爸爸都说:“那次吓死我了,闺女真的很蠢……”大概我爸我妈觉得:闺女这样莽撞、愚蠢,能活下来就很好,相比之下考试不及格都是小case,已经不用去计较了。

我们为老两口的钻石婚欢聚一堂,姥姥还特意写了一封致全家人的信,发表了一下她对婚姻和生活的感悟。
我也想用功背书,但行为却不听从大脑的指挥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转眼到了考试前的那个晚上,11点之后,宿舍里熄灯了,只剩下走廊里还亮着灯。什么都没准备的我,不得不搬着椅子、抱着课本和咖啡跑到楼道里,一边在心里骂着自己没出息,一边开动马达疯狂地背起书来。大约是因为大一基础还算好,那一次,我的突击比较成功,没挂科。反而是我一夜背完三科课本的事迹在年级里被广为流传,成为美谈。楼里的女生都管我叫大仙儿,说我很聪明。“近因效应”对我这种天生没自觉性的匹诺曹最起作用了,虽然心里知道自己做得不对,但我还是忍不住沾沾自喜起来。
大四第一学期,需要考试的科目特别多。最不幸的是,那回我弄错了考试科目的顺序,死记硬99lib•net背部分最多的两门全都集中在第二天考;而我在考完第一门之后,背的却是第三天要考的科目。等发现情况不妙的时候,已经到晚上10点了,第二天要考的两大本厚书还一眼没看。因为心情浮躁,在宿舍楼道里背不下去,我只好连夜灰溜溜骑车回家。我自己的小屋又温暖又安静,背书效果果然好得多;但到夜里3点,困得顶不住了,我就舀了四大勺雀巢黑咖啡粉——足有半玻璃杯那么高——冲得浓浓地喝了下去。预料之内,一炷香的时间我就精神起来,像打了鸡血一样;于是继续开工。但到清晨7点左右,咖啡失效,困劲儿又漫上来了,绞得脑子都是糨糊。10点就要考试啦,还五分之一本书没有背;下午要考的那门课也没看呢,也是厚厚一大本!我一狠心,又倒了半杯咖啡粉,冲好喝了下去。

奶奶、爸爸和我。自从妈妈回家后,我们的日常生活照片又多起来了。
2012年微博上有一个词非常红:拖延症。许多人主动自报家门,投入拖延症大家庭的怀抱。紧接着又出了一首《拖延症中毒者之歌》,也火得一塌糊涂,网上到处都是。我很想假装没看见,但每天都有朋友我,劝我自觉对号入座。

21岁生http://www.99lib.net日当天,在妈妈的指挥下和爸爸摆姿势合影。
结果这一次,悲剧了。不到一刻钟,我的手突然僵起来,很像用猴皮筋勒手腕时间太长、供血不足的那种感觉。这时我不以为意,还在期待着精神焕发的感觉能够随后冲破大脑皮层,让我再次振奋。但很快,我眼睛也花了,胸口闷闷的,喘不上气来,好像有一块冗大冗沉的巨石坠在心脏下头。我能听见心脏在悲壮地、竭尽全力地缓慢跳动:“嘣——嘣——”然后眼泪随即不受控制地流下来。我扶着墙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蹭到阳台,跟爸爸说:“爸爸,我不舒服……”爸爸正在看晨报,看见我这德行,吓得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跳起来,手忙脚乱地把我扶到沙发上。我听见他用变了腔的声调问我“怎么了”,那声音很遥远。我坐了几秒,还是难受得慌,要躺下,爸爸又抱着我的头让我躺了下来,我带着哭腔说:“等一下还要考试呢。”爸爸声音发颤,连说:“不用管了,不去了,不去了。”
改头换面的感觉非常好,可惜,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,到了大二,我又开始偷懒了。整整一学期,专业课本从没打开过。到了期末翻开崭新的书页,一股油墨的清香扑面而来。期末考试之前,同学纷纷在图书馆占位子热火朝天地复习功课。我跟着大家同去同归,但手里捧着的却是图书馆里的小说……
努力加载中...
上一页目录